您当前的位置:万博娱乐平台 >> 社会百态 >> 文章内容
琥珀里的飞蛾
出处:  临沂九中飞翔报 点击: 59 发布时间: 2011-05-24 20:08:08

    

琥珀里的飞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级14班 王思诺
        坐在高高的山坡,我手中捧着一枚晶莹的琥珀。半透明的古松脂球里,封存着一只小小的飞蛾。飞蛾的翅膀玲珑而美丽,薄薄的布满了清晰的脉络。
        我低声地问它:“你是否获得了永恒?”飞蛾的触须似乎轻轻地颤动。它好像在小声回答:“如果不能够自由飞翔,什么又算得上永恒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奇怪地追问:“自由飞翔真的可以胜过永恒?你已拥有了长久的生命。人人都会赞美或惊讶于你,为什么一定要把自由追求?”
        飞蛾轻笑一声:“如果不能完成自己的梦,那么不论长短都是无用的生命。亿年前那个沾着露水的清晨,我练习着飞翔摇摇摆摆穿过林中。而一大滴松脂包裹了我,也禁锢了我自由飞翔的梦。既然没有了支持生命的梦想,有再多的赞美与惊讶又有什么用?”
        我摇了摇头:“你既然已经失去了自由飞翔的能力,为什么还要倔强地不愿安于实际?你现在得到了所有人都在追求的永恒,不好好地享用又是何必?面前冷酷的境遇你怎么可能逃避?你更不可能永远活在自己那绝望的梦想里!”
        飞蛾轻蔑地瞅着我:“我不愿永远忍受失去飞翔的孤独。我一定要去拥抱白云,亲吻山谷。为了梦想我会不顾一切地去付出。如果我能够自由飞翔一次,我心甘情愿地粉身碎骨。就算目前的事实再可怕,我也要用我的全部,我的永恒,去尝试着交换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恍惚,琥珀在我的手中不由自主地滑落。它滑出了我的手掌,旋转着,飞下了高高的山峰。飞蛾拥抱了白云,亲吻了山谷。然后,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,它,落地,摔得支离破碎。
        山谷中飘荡着那个回声,缭绕着广阔的长空。我跑下来捧起奄奄一息的飞蛾,痛惜地问:“这样值得吗?”它微笑着,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指导教师 李峰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 王丽云 邵珠峰

COPYRIGHT © 2008 万博娱乐平台
电话 :0539-2066269   传真:0539-8100201
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编号:鲁ICP备12001483号